首页 > 房产家居 > 房产动态 > 正文

南昌怎么恢复视力,南昌怎么恢复近视,南昌怎么快速治疗近视

南昌怎么恢复视力,

20170209040638694

  来源: 老邓的财经茶馆

  邓元杰

  2017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举行新闻发布会,重点当然是融创入股乐视。孙宏斌说:双方合作时,我们基本上没有谈价,老贾说就这么定个价就完了,现在他们还想谈价基本就没得谈了,老贾一定就完了,就特别简单。

  这件事很蹊跷。因为从媒体报道和孙宏斌后来回答记者时可知,两人以前并不熟。怎么到乐视调查一个月,就基本上按照贾跃亭的定价呢?

  这里面有很多疑问,我们一一探寻。首先,我们看看贾跃亭是怎么定价的。

  请看下图,融创完全控股的天津嘉睿入股乐视的三家公司后,双方占股如下。

  孙宏斌入股了乐视系三家公司,分别是:

  1、嘉睿汇鑫(融创方的公司)花60.41亿元从贾跃亭手上受让乐视网8.61%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按价格,贾跃亭(以及孙宏斌)对乐视网的估价是701.6亿元。乐视网在2015年5月份的最高估值是1700亿,现在“只有”700亿,或许孙宏斌认为贾跃亭已经“够吃亏”的了。

  2、嘉睿汇鑫花79.5亿元,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获得乐视致新33.5%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当时对乐视致新的估价是237亿元,比以前的估值缩水60亿。

  3、嘉睿汇鑫花10.5亿元,从乐视控股受让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当时对乐视影业的估价是70亿元,而2016年6月乐视增发时,对乐视影业的估值是98亿元,此次缩水28亿或者30%。

  总的来看,由于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3118%股份,也就是95.54亿元,这是重复计算,所以在孙宏斌、贾跃亭眼里,三个公司的总价值是:

  701.6+237+70 - 95.54 = 913.06亿元

  孙宏斌一共出资150亿,综合股权比例是16.4%。

  而股权被稀释后的贾跃亭,占有三者的股权价格是:

  [701.06*0.6% + 237 *(18.38% -0.6%*40.31%)

  + 70 * 28.38% ]*92.07% + 701.6*25.84%

  =(4.2096 + 42.99 + 19.86)*92.07% +181.29

  =61.74 + 181.29 = 243.03亿

  也就是说,孙宏斌在掏了150亿真金白银之后,按照当时的估值,贾跃亭的持股价格是243亿,综合持股比例是26.6%,还是比孙宏斌多!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当然意味着,孙宏斌在掏了150亿真金白银之后,仍然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如果贾跃亭认真起来,孙宏斌还得听贾跃亭的!

  更为关键的是,在三家公司(乐视网、致新、影业)中,孙宏斌都是第二大股东!所以如果贾跃亭较真,无论在哪个公司,孙宏斌都得听贾跃亭的!

  这,正是7月17日乐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选(或增加)董事的原因。从临时股东大会的内容来看,也颇有玄机。虽然开会之前孙宏斌在朋友圈中力挺贾跃亭,但主要是官面文章。至于原因,你看了后面的分析就明白了。

  二、临时股东大会到底做了什么 

  临时股东大会最重要的成果,就是增选了孙宏斌、梁军、张昭为董事,董事会成员由五人变为八人。但是董事长没变,还是贾跃亭。

  我认为,这个结果孙宏斌一定大失所望,因为他之前对贾跃亭的示好并未取得回报。而乐视网在7月6日发布的《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董事长辞职及董事会改组的公告 》中,说贾跃亭不仅辞去董事长以及一系列职务,而且退出董事会,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怎么临时股东大会上不通过呢?

  这是7月6日乐视网发布的公告,当时贾跃亭已经飞到美国,所以公告应该是在孙宏斌的授意下发布的。按说此时的贾跃亭仍然是第一大股东,可以不担任任何职务,甚至不担任董事长,但是要退出董事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是贾跃亭的意思吗?

  几乎与此同时,贾跃亭在美国发表了“我会尽责到底”的微博,里面的内容如下。

  从贾跃亭的用词中,可以总结出以下意思:

  1、我可以辞去乐视网CEO,以及更多重要职务,但是没说要退出董事会,更没说不当董事长。

  2、否则,我怎么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投资者“尽责到底”呢?

  3、别忘了,我仍旧是乐视控股的最大股东。或者说,我仍然是乐视系的最大股东。孙宏斌啊,你挺我可以,乐视系(除了汽车)的经营也可以由你负责,但别把我当个屁就放了。

  所以我们看到,乐视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并没有改选成功,甚至连提都没提。

  这次临时股东大会,远远没有达到孙宏斌的预期。

  股东大会通过了四项决议,全部都是举手表决通过。四项决议是:

  1、通过《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也就是通过乐视网7月6日发布的《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内容很短,我全文拷贝到这里:

  通过了这个,才能增选三名董事。

  2、通过《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也就是继续停牌。

  3、通过《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也就是把孙宏斌、梁军、张昭选为董事,董事会成员由五人增加到八人,原来的五人没动。

  增选的三名董事中,梁军、张昭两人都是原乐视系的,融创只有一个人进来,就是孙宏斌。老元帅单骑杀入,局势之凶险可想而知。

  所以在经过若干轮表决、通过所有这些决议之后,临时股东大会十五分钟就结束了。与此同时,会场外有无数举着“乐视还钱”标语的讨债人,如果不是警察阻拦,估计他们早就闯入会场了。本来这场会议的原定召开时间是下午两点,但由于会场签到台已经被供应商”攻破”,22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手机供应商推翻签到桌,围堵会议现场,要求面见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可惜贾跃亭还在美国忙着为法拉第“融资”,没工夫回来。但即使回不来,也要和孙宏斌争夺董事会。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让孙宏斌怎么办?

  所以孙宏斌在会议上说了些场面话,比如“资金不是问题”,但前提是“现在第一步是把债权人稳定,然后再借点钱”。第二个结论就是乐视系内庞大的关联交易,这个也需要解决。第三个结论是“没想降低负债率”,第四个结论是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业务都是好的,资产重置的话就废了。说完了这些场面话和长远目标后,他从后门或侧门离开了。前门想围堵他的记者和债权人,全都扑了个空。

  孙宏斌远远没有达到他的目标,而且他说的很多乐视网至关重要的问题,也不是他一个人能解决的。现在来看,必须有贾跃亭的参与。

  而且,孙宏斌希望贾跃亭参与。这,大概也是他在董事长位子上暂时妥协的原因。

  要真正知道原因,必须深入分析乐视三雄(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的真实情况和合理估值。

  三、乐视三雄到底值多少钱 

  前文也说了,按照1月15日孙宏斌入股时的估价,三雄的价格是913.06亿元。但是其真实价值,根据邓元杰的计算,根本不值这个价。

  先说乐视影业,参照光线传媒(300251)2017年7月份的估值,考虑相关业务,乐视影业70亿元的估值是市场价。

  如果按市场价来入股,一般的大佬肯定感觉亏了,但是孙宏斌不觉得。一般的大佬要入股,一般选择低价增发的方式。

  再看乐视致新。如果把它看成传统彩电企业,按销售额和TCL、海信等对标的话,估值多少呢?

  下图是奥维云网统计的2017年5月份全球彩电出货量排名,三星第一,我国TCL第二,为89万台。乐视多少?大约7.5万台。

  在这个排行榜中,我国黑电五强都榜上有名,最少的是康佳,也有40多万台,连小米都有15万台。但是乐视,7万台出头。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乘以12,乐视一年的彩电销量大约是100万台。

  这和乐视吹嘘的2016年销售600万台,差得实在太远了。

  参照各个黑电厂商的估值,按照一年100万台的销量,给乐视致新估值30亿元已经顶天了。但是贾跃亭给乐视致新的估值居然高达237亿!

  可能有人会说,现在乐视遇到了困难,资金紧张,品牌受损,去年600万台的销量可是真的。如果一年卖600万台,完全可以和一线黑电厂商比肩。

  说得没错!但是,乐视超级电视的销售量,早已大幅注水了。

  给大家做一下简单的数据分析。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它的总营收是219.50亿,通过做账,获得了5.548亿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它的各项收入如下表所示。

  为了避免来自于某些方面的攻讦,我所有的数据都来自于乐视网的公开报告,以及乐视高管对媒体发布的消息,然后在此基础上展开分析。比如上表,就来自于7月14日乐视网发布的更新后的2016年年报(而且是“修订稿2”)。

  从上表可以看出,终端业务收入(包括电视和手机)一共才101.168亿,乐视没有单独公布超级电视的收入。那么我们可以估算一下电视和手机各卖多少。

  先说手机。2016年1月25日,乐视发布消息,说手机累计销售突破500万台。到了12月份,乐视高管又说手机销售累计突破2000万台。那么在整个2016年,乐视手机的销量应该1600多万台。好吧,我们知道宣传都是有水分的,保守估算,就算1500万台。

  这些数字我不敢信口开河,都在乐视公布的《2016乐视移动大事记》中。

  我少估手机的销量,是为了多估电视的销量,请大家理解。

  现在假设一台乐视手机800元(这是一个低估的数字),1500万台就是120亿。乐视终端的总收入才101亿,所以手机怎么可能卖这么多呢?

  完了,光手机一项都冲破了乐视终端销售的总数据,这可怎么办?

  好吧,我们假设手机收入为零,终端业务收入都算成是电视,按乐视声称的600万台的销量,平均价格多少呢?

  先确认一下600万台的来源吧。

  到了2016年年底,乐视高层再次确认:600万台电视卖出去不是个事儿。

  好吧,乐视说2016年卖了600万台超级电视,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在这个基础上,如果101.168亿都是卖电视的收入,平均每台电视的售价是1686元,也就是不到1700元,这也同样很低。

  因为199IT统计了2015、2016年中国彩电销量、销售额和平均价格,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出,由于乐视和其他互联网品牌(比如暴风TV)的加入和大力扩张,2016年的平均售价3065元,已经比2015年的3365元跌了10%。中国彩电业的毛利率在18%左右(四川长虹还不到16%)。所以平均3000多元的售价,总体毛利也就在600元左右,平均成本在2600以上。而乐视电视的平均售价只有不到1700元,这也太离谱了。即使乐视没有传统销售渠道的销售成本,即使考虑到乐视致新2016年亏了6亿元,这个价格也离谱得很。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乐视根本没有卖那么多彩电。

  好吧,现在我们综合估算一下乐视彩电和手机的销售情况。如果乐视2016年的彩电平均2500元一台,600万台就是150亿;而乐视手机的销售额至少是120亿,加起来就是270亿。但是总销售额才101亿,三分之一多一点,大约37%的样子。这是否意味着乐视乐视彩电和手机的销售量,都要打个三七折呢?

  如果打三七折,乐视彩电2016年只卖了222万台。

  回过头,再看前文说的乐视电视2017年5月份卖了7万多台,全年估算大约100万台,或许就不算离谱了。也就是说,在乐视遇到重大困难、但还没有被招商银行申请法院冻结12.37亿元资产的情况下(这是6月下旬的事),销量下滑一半多已经是很严重的困难了。

  也就是说:本文通过严肃的数据分析,给出的一个重要结论是:2016年,乐视彩电的销量是222万台左右,乐视手机的销量是550万台左右,远逊于乐视宣传的600万台和1500多万台。

  乐视致新先分析到这里。现在分析乐视三雄中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乐视网本身。

  分析乐视网反而相对简单,因为它远远不值701亿。

  最简单的理由是:从2010年上市开始,乐视的年报就是在粉饰。我以前在《贾跃亭的前世今生(完全版)》中分析过,对于版权摊销,业内普遍是第一年是70%,第二年20%,第三年10%,因为影视节目往往刚出来时看得多,以后除非经典,否则基本上没人看(就算经典,以后看得人也少)。所以版权摊销一定要大幅提前。但是乐视网的版权摊销是:每年10%,十年摊完。靠做账技术,乐视实现了盈利。

  这是其2011年年报的硬伤,后来每年的年报都有粉饰,所以从2011到2016年,乐视网的累计利润是20.72亿。这些利润,前期是摊销,后期则是靠让子公司(比如乐视致新)顶缸,也就是让子公司大幅亏损,以保证母公司的盈利。甚至最后连贾跃亭的控股公司:乐视控股都参与进来了,目的只有一个:保持乐视网的盈利。

  但即使如此,乐视网2016年的利润是5.548亿元,而2015年是5.730亿。也就是说,贾会计在拼命支撑乐视利润的情况下,2016年还是比2015年出现了下滑。现在撑了这么多年,孙宏斌来了,一看这怎么行,所以7月1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预报:预亏6.4亿。

  我可以告诉大家:乐视巨亏的冰山才刚刚露出一角,以后很可能亏几十亿,甚至上百亿。

  给大家分析一下财务报表就明白了。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2015年乐视致新亏损7.31亿元,2016年又亏损6亿元。其中乐视手机,或者叫乐视移动,如果按乐视公布的总销量、每部亏损100~200元计算,除去库存的折算等费用造成的亏损额在1.7亿元至3.4亿元之间。

  乐视体育,去年亏了13亿,总亏损25亿多。

  乐视云,亏损1.76亿,而2015年“只”亏了一亿。

  乐视电子商务,2016年营业收入只有4.899亿,亏损7.369亿。这也是一块失血的重灾区。营收很少,亏损甚至超过了营收,看来都给乐视员工尤其是高管发工资了。

  全是亏损,甚至巨亏。

  我们再看看乐视最骄傲的超级电视,2016年的销售就算远远没有600万泰,也是靠压货实现的。也就是说,乐视网在拼命做大营业额,不得不把电视、手机之类的压到供应商或者下属公司帮助销售,但结果怎么样呢?

  结果就是销售目标远远没有600万台,以至于贾跃亭和乐视进入2017年都不好意思说了,而且大量的货物还积压在乐视的关联公司中。

  有数据为证:根据乐视网的年报,2015年底时的应收账款还只有33.597亿元,但是到了2016年底,暴增为86.859亿元。在乐视的营收增加80亿的情况下,应收账款居然暴增53亿,这不是压货是什么?

  我们再看看应收账款前五名的单位,如下表所示。此表来自于乐视网2016年年报第121页。

  从表中可见,欠乐视网前五名的公司都是乐视系公司,总欠款额高达29亿,绝大部分都是一年内的!结合前面的应收账款剧增,足以得出结论:乐视网拼命向乐视系的公司压货,甚至连乐视控股(这是贾跃亭姐弟的总公司,指挥乐视系)都赤膊上阵了,才勉强做出乐视网2016年的营收和利润!

  但是,这些巨额欠账怎么办?电子产品的过时是最快的,高达几十亿的库存以后卖给谁?这还只是电视,手机那一块估计也不小。这是多么巨大的一笔损失?估计应该上百亿吧。

  换个角度想想,乐视系的其他公司欠乐视这么多钱,按说乐视网应该有钱吧?可怎么乐视网都那么缺钱?也就是说,贾跃亭在拿了300亿(央视统计)或700亿(其他媒体统计)的巨额融资(包括发股、发债、银行借款、股权抵押)之后,怎么乐视系还是这么缺钱呢?

  乐视到底已经亏了多少,恐怕只有贾跃亭一个人清楚,现在孙宏斌在投了150亿之后,也已经越来越清楚了。根据目前的状况,你们相信乐视只会亏损6亿吗?

  乐视网真正挣钱的,就是高毛利的广告收入、会员和发行收入、付费业务收入。但是随着乐视资金的日益紧张,品牌美誉度的大幅下降,以后这些高毛利的相关收入,就会大幅下降。2016年乐视的广告业务收入是39.80亿元,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是67.83亿元,付费业务收入是56.00亿元,如果这三块都大幅下降,乐视的营收和利润可想而知!

  这几大块的下降,会对乐视的营收和利润造成严重影响。乐视网本身的业务规模,有可能坍塌至少一半!实际上已经坍塌一半了,我的预计是:坍塌3/4以上。也就是说:乐视网的年营收,有可能从2016年的200亿出头,坍塌到50亿左右,甚至还会继续下滑。

  朋友们,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前景和预期下,乐视网怎么可能值700亿!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孙宏斌在入股乐视之前,是怎么在乐视做的一个月调查研究的。这种极为惨烈的前景,他显然是大为低估了,甚至根本没有估计到。所以他投入乐视的150亿(目前已经投入125亿)可以说是悉数套牢!如果不做大力拯救,将亏得连渣都不剩!但很显然,在临时股东大会之前他已经认识到情况之严峻,因为在会上他说:“现在看乐视上市体系是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他的意思是:乐视网短期已经没戏了。

  心直口快的孙宏斌虽然已经尽量克制,但还是泄露了天机。所以当敏锐的投资者通过乐视网这些烂事,认识到他已经掉进了乐视大坑的时候,融创中国的股价,在7月18日遭到了雪崩。

  如果孙宏斌的融创大幅下跌,银行看到他资金紧张、尤其是看到他100多亿投资乐视网的钱将变成烂账,银行会不会纷纷收贷?他,会不会是下一个贾跃亭和王健林呢?

  好吧,我知道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服:难道孙宏斌投资的150亿没有发挥作用?孙宏斌难道不能继续投资,或者拉其他大佬一起投资吗?别急,我后面专门分析他为什么不能投资乐视了。我们现在就说乐视网的估值,你们说估多少合适?

  我知道,可能有人会说乐视网还拿了很多地,这些地很值钱吧?孙宏斌巨额入股或许是看中了这些地,所以他不会亏多少。而这些土地以后的巨额利润,也会支持乐视网的发展。

  遗憾的是,你们太高看乐视网的土地价值了。

  乐视到底有多少土地?在乐视的年报上没有公布。也就是说,在资产负债表的“存货”栏目中,并没有包含一丝一毫的土地。对此,乐视网是理直气壮的,连解释都不解释,如下所示:

  大概乐视认为自己不是房地产公司,没必要披露吧。所以我们只能根据乐视网平时的披露,加上媒体的披露进行估算。根据已经披露的信息,乐视网累计买地25000多亩(包括在美国的5000亩左右),这么大一笔资产,真的适合不公布吗?

  既然不公布,邓元杰(微信号:老邓的财经茶馆)只能统计一下了。我统计的不完全信息如下:

  2011年乐视与北京金五环地产在北京通州投资建设中国网络视听产业基地,项目占地2300亩,项目一期占地600亩,二期占地1700亩。

  2013年3月,乐视与海隆石油合作,以2.73亿元价格在上海虹桥商务核心区获得一幅23.73亩的办公用地。

  2013年12月,乐视在临汾落成约3000亩的生态农业产业园;

  2015年9月,乐视与天津蓟县签署合作协议,称将投资400亿元建设乐视超级生态城。不过,有媒体报道称,乐视并未与当地正式签约。

  2015年11月,乐视以4.21亿元的价格在重庆龙兴等地拿下近40万平方米的商业和住宅用地。

  2015年12月,乐视又宣布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内华达州拿下5500亩地。

  2016年3月,乐视再次宣布将投资30亿元,在重庆江北嘴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规模约16万平方米。

  2016年5月,乐视获得北京三里屯商圈的世茂工三项目,耗资29.72亿元。当月,乐视以30亿元的价格获得世茂股份旗下两家商业地产开发管理公司100%股权。

  2016年12月,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2.79亿元拿下德清县经济开发区90万平方米(1350亩)工业用地;

  2017年4月,乐视汽车在浙江德清再获约679亩土地,总成交价约1.4亿元。

  据说孙宏斌说,乐视在浙江莫干山有10000亩土地,在北京亦庄可能也会5000亩土地造汽车。2016年12月28日,乐视曾表示称乐视汽车在浙江莫干山的项目已经开始动工。

  请大家看看这里面有多少住宅用地?多少商业用地?多少工业用地?

  可以这么说,住宅用地几乎没有,顶多几亿元;商业用地大约60亿(世茂工三项目),其他都是工业用地。融创是做中高端住宅地产的,你们说孙宏斌拿到这些地,到底能产生多少利润?

  更重要的是,大家千万别被这些土地的账面价值迷惑了。比如成千上万亩的工业用地,这些地能增值多少有很大疑问,而且乐视号称号投资几百亿,也不是要做房地产,而是要做汽车。更更重要的是,乐视真的投资了吗?绝大部分都没有!

  别说乐视没钱继续建设工业用地,就算商业和住宅,乐视都没钱进行后续建设了!而那些口头上号称拥有的土地,如果长期不建设,政府就会收回。

  举个例子。乐视早在2015年11月就花了4.21亿元拿下了重庆龙兴等地的近40万平方米的商业和住宅用地,但是始终没钱开发,为此专门成立的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一直都没动工(以下简称“乐视界”)。在融创入股前,乐视界的唯一股东是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股东为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和乐视网监事吴孟。2017年3月重新分配股东,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各投入500万元,各占50%的股份,但是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是商羽,他是融创中国的执行董事、执行总裁和西南区域公司总裁。也就是说,要开发重庆利润貌似丰厚的房地产,贾跃亭早就没钱了,不得不出让这个子公司50%的股份,交给融创来做。

  你们说,乐视网买了这么多地,前期投入了这么多资金,难道不需要在年报中交待吗?可惜乐视就是不愿意说。而孙宏斌的150亿投资,能产生多少收益,其实很悲观。就算最优质的北京世茂工三项目,这也是乐视网的,而孙宏斌只占有乐视8.61%的股份,利润大头还是贾跃亭的。所以孙宏斌的巨额投资,即使考虑利润最丰厚的房地产,他能拿回来多少都很难说。

  这么一分析,乐视三雄中最大块的乐视网到底值多少钱,恐怕就很容易计算了。参照其他房地产公司,乐视的房地产这部分,100亿市值顶天了。其他业务按年营收50亿来计算,考虑到美誉度早已大幅下降,给50亿估值也顶天了。所以总的来说,乐视三雄的总估值是:250亿。

  这还不是最悲观的情况。最悲观的情况是:100亿,甚至退市清盘。

  乐视三雄,还是三熊啊?

  写到这里,我估计乐迷们早已怒发冲冠了。乐视网的估值怎么可能到100亿甚至更低?别急,我马上分析。咱现在就按250亿来计算,孙宏斌当时入股乐视三熊时,贾跃亭给出的总体估值可是913亿的。你们说孙宏斌是不是冤大头?

  所以孙宏斌这次投资,完全是急躁冒进,彻底被套进去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但问题是他想解套根本没那么容易。我用专门一节来分析。

  分析了这么多,我们现在从宏观上盘点一下乐视的资产和负债。乐视融资了至少300亿,按说不应该缺钱了吧。但是几十家手机供应商堵门,说乐视一共欠他们3000多万,折腾了好几个月,乐视愣是还不起。他们在申诉文件上写道:“我们来京讨债已历时数月,至今有8次之甚。乐视方面屡次承诺,屡次毁约……”

  乐视的钱哪儿去了?连几十家抱团的供应商的钱都还不起,这资金得紧张成什么样?嗯,后来连乐视员工都加入了讨薪的行列。所以我也纳闷,乐视购买土地只有不到100亿,甚至只出了六七十亿,还有就是手机和彩电都不是自己生产,应该是富士康、和硕和青岛冠捷,总之不用乐视自己建厂,这块巨大的费用省掉了。所以我特别奇怪:乐视融资300亿或者六七百亿的钱都去哪儿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是不是早已资不抵债了?

  乐视的专利很多,这是很多乐迷们喜欢吹嘘的。2016年,中国一共申请了133.9万件专利,其中华为4906件,中国石化4405,乐视居然排第三,4197件,比2015年暴增1433%。从专利数量来看,好像乐视网颇为了得啊。这些专利好像也值不少钱。

  按说这异军突起的速度够快了吧?但是按时间划分,专利分发明公布、发明授权两个阶段,按内容来分,可以划分为核心专利、外观专利等。乐视网号称的4000多个专利,绝大部分都是”发明公布”,也就是我要向专利局申请专利了!这根本不算数,真正算数的是“发明授权”,也就是真正具有法律效应的专利。

  在“发明授权”阶段,乐视网有多少专利呢?截至到2016年9月,乐视获得“发明授权”的专利数量是92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小米获得“发明授权”的数量是430件,就连被乐视收购的酷派,获得发明授权的专利数量也有480件。华为?更是没法比了,华为有三万多件。所以乐视有一段甚至涉嫌从别的公司剽窃技术。当然,这一点遭到了乐视和酷派的极力否认。

  再从专利内容来看,乐视获得“发明授权”的大部分专利,都是外观专利,或者围绕“EUI系统”产生的专利。“EUI”?听着是不是很高大上?这是乐视自造的英文缩写,意思是“乐视(基于安卓打造的)用户界面”,说白了就是乐视对安卓界面的二次加工,还是外观专利。而且哪个手机厂商不修改安卓?但说成“EUI”就特有范了。

  所以,乐视号称的几千个专利到底有多大价值,值得商榷。

  写到这里,各位看官认为乐视到底值多少钱呢?

  哦对了,当乐视网的泡沫越吹越大之后,贾跃亭、贾跃芳们早已从股市套现140亿。说是借给了乐视网好30多亿,但是根据2016年年报,他们又拿走30亿了。点击下表可看大图,贾跃芳拿走了9.68亿,贾跃亭拿走了20.68亿。目前贾家给乐视网的借款只剩下不到五亿。

  所以巨亏的只是乐视系,贾家,尤其是贾跃亭,早就赚足了。

  四、贾跃亭是怎么耍孙宏斌的 

  这一节我们从股份入手,回答前面两个问题:

  1、孙宏斌难道不能继续投资,或者拉其他大佬一起投资吗?

  2、为什么乐视网跌无底?

  通过前文的计算,大家已经明白即使孙宏斌掏了150亿,仍然是乐视三熊的二股东。相反,按照他的入股价格,贾跃亭的股份值多少钱呢?

  我前文计算过,贾跃亭的股价是243.03亿。综合持股比例是26.6%,还是比孙宏斌多,是乐视第一大股东!

  也就是说,在贾家套现140亿之后,贾跃亭本人在乐视系的股份居然还有243亿。如果加上贾跃芳、贾跃民的股份,他们这几年通过乐视网,一共捞取了不少于400亿财富。

  捞了就捞了,但如果你是孙宏斌,你受得了吗?

  我们站在孙宏斌的角度上想一想吧:掏了150亿还是二股东,乐视系的董事一个也不能动,还得增加股东,关键是贾跃亭还不让出董事长的位子。表面上看,孙宏斌好像在乐视具有很大的发言权,其实他实在为贾跃亭打工、收拾烂摊子。

  孙宏斌,彻底被贾会计耍了。

  那么孙宏斌把贾跃亭的股份买下来行吗?或者拉其他大佬一起进来投资?

  根据前文我对乐视网估值的分析,你们认为在这个价位上,孙宏斌还会买贾会计的股份吗?其他大佬,会进来买贾氏姐弟的股份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对折之后再对折,都很难有可能。因为就算对折再对折,贾氏还能捞至少60亿走人。就乐视这么个烂摊子,其他大佬真的乐意进来?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稀释贾氏姐弟的股份。但是按照孙宏斌之前的预计,乐视网三个跌停,然后按跌停价的90%定向增发。但是那是乐视的市值还将高达500亿,孙宏斌和其他大佬能愿意吗?

  就算增发,目前这个价格也大为高估啊!何况增发之后,乐视网的股份就算稀释了,如果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贾跃亭还不是可以轻松套现几百亿?

  所以乐视跌无底,在真正跌到位之前,孙宏斌和其他大佬,也不可能继续投资或入股。

  归根结底,一切原因的原因,是孙宏斌入股的时候,贾跃亭给乐视网700亿的估值,太高太高了。

  比珠穆朗玛峰还高。

  所以现在孙宏斌已经左右为难。在彻底解决贾跃亭家族的股权问题之前,他不可能继续投资,其他大佬也不可能投资。但是如果任由乐视网这么发展下去,他的100多亿元肯定亏得只剩下渣。

  但还有另一种解决办法,就是贾跃亭把套现的140亿拿出来还债,并把股份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孙宏斌,彻底从乐视脱身。所谓“极低的价格”,当然是目前股价的1/10以下,甚至1/20以下。千万别觉得贾会计吃亏了,想想孙宏斌之前那100多亿是以什么样的价格入股的,想想乐视网已经变成了怎样的烂摊子,想想孙宏斌的企业以后将遭遇怎样的危险,既然之前他帮了贾跃亭,难道现在贾跃亭不该大力帮助他吗?

  其实,就算贾跃亭把他的股票现在都送给孙宏斌,孙宏斌可能仍然是吃亏的。因为乐视的土地根本不值那么多钱,孙、贾二人的股份加起来大约42%,就算值150亿,倒推回去,乐视三熊的估值仍然高达将近360亿。所以无论如何,孙宏斌入股的150亿,基本上等于被贾跃亭喝血吃肉。

  但是,贾跃亭很可能都不会让步,更别说低价出让股票了,因为现在贾会计早就套现走人了,形势明显对孙宏斌更不利。如果贾会计拒不让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前面说的,乐视网的估值很可能会跌到100亿以下。那样贾跃亭的股权只值几十个亿甚至几亿了,但是孙宏斌这125亿投资,也……亏得只剩零头了。

  分析到这里,你们说,孙宏斌是不是被贾跃亭耍了?

  所以,乐视的供应商们,银行债主们,乐视的广大散户们,你们找孙宏斌还钱和赔偿损失,没用。他投了100多亿,现在比谁都急,比谁都恼,以后也比你们惨得多。现在最想让贾跃亭把套现的钱拿出来赔偿损失的,是他。所以在7月18日中午,孙宏斌在约见几家媒体时说:“我们甘心做二股东。我不想干乐视网董事长”,他是隔空在向贾会计示好,这里面有多少无奈。

  但是,这也怪不了别人,首先要怪的,是孙宏斌自己。是他首先去找贾跃亭的。他的本意是想低价入股贾跃亭的资产,不排除没有乘人之危的意思。当然,也可能贾会计早已病急乱投医,直接或间接找到了孙宏斌。或许贾会计已经找了一百个大佬,但只有孙宏斌来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孙宏斌是偏主动的一方,他太过自负,也过于贪心,再加上贾跃亭貌似憨厚和热血,所以放松了警惕。他对乐视网的调查也非常草率,乐视三熊的资产虽然不敢说是一堆垃圾,但早就大幅高估了。值几十亿没问题,但不可能值900亿。

  孙宏斌自投罗网,肯定要负主要责任。但另一方面,贾会计也太黑了。过去十几年他干的什么事,他自己最清楚;乐视网已经被他做到了何等危险程度,他自己最清楚。孙宏斌只是想适当占一些便宜,他可是把孙宏斌往死里坑啊!

  写到这里,本文已经相当长了,该收尾了。但贾跃亭和汽车之间的故事还没说,这又可以写一篇长文,还是以后再说吧。

  总结本文,我的结论是:

  1、孙宏斌入股乐视网的价格太贵,已经把他自己陷了进去,甚至会影响他自己企业的安危。

  2、现在的焦点问题不是理顺乐视网的管理,而是解决贾跃亭的股权问题。这非常棘手。所以短期内不可能复牌。

  3、只有解决了贾跃亭的股权问题,或者乐视网在不得不复牌之后大幅下跌(跌80%以上),才有可能低价增发,孙宏斌才能摊低成本,并稀释贾跃亭的股份。

  4、也就是说,现在乐视网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必须等乐视网凤凰涅磐,死过一次,才能真正重生。

  5、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所以孙宏斌才说需要三到五年。由于太过艰苦,当事人未必能挺得过去,很有可能把其中的优质资产低价卖给融创,或者和万达合作,以降低损失。但如果那样的话,乐视更不值钱了。

  6、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孙宏斌向贾会计示好,两个人一起维持乐视这个烂摊子,把乐视捧得像朵花一样,把别的大佬诱进来,或许又有人投资100多亿呢?这样孙宏斌的局面就大为缓解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已经处于被动的孙宏斌,必须向在美国逍遥自在的贾会计示好。

  多年以前,我去广西北海旅游的时候,导游拉着我们去了一个珠宝店。店老板出来和我们寒暄,一说还是老乡,只是出来久,家乡话早忘了。他说他的国籍早已是泰国,有四个老婆,钱多得要命。看在大家是老乡的份上,这次便宜卖!他拿起一副原价18000元的红宝石项链,说现价1500卖了!“这可是成本价啊,你们也知道现在买东西要砍价。我已经预留了一多的砍价空间,要是别人来买,就算再能砍价,也得七八千!我还是赚得很多。但是现在,看在咱们是老乡的份儿上,我1500挥泪大甩卖!”“不信你们到别的店看看,到别的地方看看,这个价不可能拿到!”

  老板说得很感人。有人当场掏钱买了,而且是好几个人。我运气好,现金早已花完,银行卡的密码居然忘了,没买成,为此还惋惜了很久。

  在飞机上,大家看着那几条红宝石项链,越看越不对。有人打了相关认证机构的电话,也没打通。但没人敢给那几个买货的人说,我越来越庆幸没有买成。

  回到苏州,我在地摊上看到了类似的“红宝石”项链,20元一条。

  那几个高价买红宝石的,都成了别人眼里的……。但是,永远不会有人对他们说:“你买得太贵了”,甚至“买的是假货。”熟人之间,仍然充满了恭维。

编辑:张晓云
相关阅读
0